尋宅始末

小說世界


不知道哪。我才來幾個月而已。原來他不叫喬治。酒保手裡正耍著幾個杯子,看樣子這傢伙忙得發昏,才懶得搭理他,隨即就招呼別的客人去了。他隱約覺著自己在等待著什麼,卻不知究竟在等誰。除了阿江以及想像中的父親,還會有哪個自己認識的人可能出現在這裡? ●夏天,台北濃郁悶熱的空氣像是沾著一層汽油和灰沙,直到傍晚才舒緩開來。他帶簡來到啤酒屋,她穿一件兩根細肩帶的薄棉衣連裙,曬透太陽的肩膀和臉龐透著紅馥馥的小麥色。什麼是─衣─連─裙?簡問。It means...

Read latest 世界日報(西雅圖/夏威夷) online.

Online newspapers at PressDisplay.